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小说】落桐倚桃花(四)  

2010-10-28 23:45:5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沙场

       时间回到六年前。
       自从文君和30位同学在浦城加入李文忠的部队后,李文忠把他们安排在自己管辖的新兵营里,文君和同学们从此随李文忠辗转南北。
       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朱元璋即皇帝位,国号大明,建元洪武。同期正月,经过三个月的艰苦训练,李文忠率领文君他们围攻孤城延平。正月二十九日,明军攻破延平,俘陈友定父子送至应天,因拒降,被处死。 
  同年二月,文君随李文忠部队攻取了兴化。七月随李文忠攻取了将乐陈友定的余部金子隆、冯谷保 。至此,福建已经全部是大明的天下了。朱元璋南征也终于完成。
       同年秋,李文忠率军进克杭州,迫守军3万投降,升浙江行省平章。由于李文忠喜交儒士,而文君临阵奋勇,又经常帮助李文忠出谋献策,故李文忠引文君为心腹,委任军中参谋之职
  
       明洪武二年(1369年)正月,明军攻克山西以后,北方广大地区已尽为明朝所控制。二月二十六日,征虏大将军徐达以副将军常遇春和冯宗异为先遣部队渡黄河攻取陕西。三月初一日,徐达率大军自蒲州(今山西永济西南)渡河,进据蒲城,逼降元鄜城(今陕西洛川境内)守将施成,张思道闻讯逃往庆阳(今属甘肃),明军不战而占有鹿台、奉元。十二日,常遇春率部进逼凤翔,李思齐逃往临洮(今属甘肃),凤翔又不战而克。时参政傅友德亦已攻克凤州(今陕西凤县)。四月二日,徐达集诸将于凤翔,讨论进攻方向。徐达根据李思齐和张思道的不同兵力、临洮和庆阳的地理形势,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决定先攻临洮而后进取庆阳。其后明军西向,连克陇州(今陕西陇县)、秦州(今甘肃天水西)、伏羌(今甘肃甘谷)等地。
       十一日,师至巩昌(今甘肃陇西),兵分两路,一路由冯宗异率领,进取临洮;一路由都督同知顾时率领,进取兰州。十三日,两路皆捷,临洮、兰州悉入明军之手,李思齐被迫投降。然后徐达挥师东向进攻庆阳,沿途相继攻克安定州(今甘肃定西)、会州(今甘肃会宁)、靖宁州(今甘肃靖宁)、隆德、平凉、泾州(今甘肃泾川)等地,进逼庆阳。十五日,庆阳守将张良臣降而复叛,徐达于二十一日对庆阳实施四面围攻,展开长达三个月之久的攻城战。
       为解庆阳之围,扩廓帖木儿于七月底八月初兵分三路反击明军:一路攻大同,欲夺回太原;一路攻凤翔;一路攻原州(今甘肃镇原)、泾州,给明军造成了很大的威胁,整个战局为之一变。明军被迫暂取守势,一面分军扼守各处要点,一面调集兵力增援庆阳。至八月二十一日,庆阳城中粮饷断绝,外援无望,其部将开城迎降,张良臣投井自尽。
       同年七月底扩廓帖木儿攻大同,欲夺回太原,由于战事告紧,文君随李文忠率部支援大同。(此后,李文忠一直以偏将军从常遇春,常遇春病逝后,李文忠代其职与大将军徐达分道北征,继续远征漠北,俘斩元兵万余。俘获元顺帝孙及后妃公主,缴获宋,元、玉玺、金宝、珊、锁圭等,升大都督府左都督,封曹国公,同知军国事。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李文忠看见扩廓帖木儿大兵云集于大同城下,把大同围得得铁桶一般,自己部队长途跋涉,士兵疲劳,粮草供给也在后面。李文忠不敢贸然进攻,生怕陷入绝地,一连召集部下的将士开了几个会议,决定主意。
    文君其时座旁早走出,口称:“将军且慢着急,我有一策,或许可以让大同脱离险关。”
  李文忠视之,不是别人,正是谋士文君也。急切道:“有何先生妙计?快快说了出来!”
    “我们可以把人马分为三翼,等元兵再次功城时,我们的部队再飞驰电掣地从后面杀过去。但是必须和城内里应外合。”
    “好,就依先生之计策。”李文忠点头道。
    李文忠把人马分为三大股,决定在元兵再次功城时,自己的部队再飞驰电掣地杀了回来。那三路人马,一路由左侧进攻,一路由右翼进攻,李文忠自率一路,由中间长驱直入。只是应该派谁去城里告知自己部署的情况好来个里应外合而把扩廓帖木儿击败呢?
    文君自告奋勇,向李文忠请命进入大同城。
       “此去凶险,路上小心,一切仰仗先生了。”李文忠叮嘱道。
       “将军放心,文君即使牺牲性命,也要完成这次任务!”文君大声道。文君当然知道这次任务的艰巨,这不仅仅因为大同城的命运,更有城里许许多多黎民百姓无辜的生命!
       李文忠写好书信交给文君,叮嘱了一番。并从随从中选了一些勍兵健将(应该是死士),作了文君的护卫,自己率领部队准备在夜晚在元兵后面佯装进攻,掩护文君一行偷偷进入大同城。

    夜暮将临,李文忠叫先锋将军上前冲锋,自己在后督阵。一时金鼓齐鸣,喊声大震。双方混战了一场,天亮时方才各自收兵。
    文君带领一干勍兵健将,从元兵右面绕道悄悄出发。这里是进入大同城的一个羊肠小道,由于元兵扼住了险要,因此文君的小队人马一时不能越过这个隘口。文君派几人打着旗号向左右山岩边爬山越岭,来吸引元兵,再留下几人设法截击元兵的后路,自己意欲冲出这个险地,再行进城。不料这些元兵也异常勇猛,文君等几次冲锋,皆被元兵杀回。
       “先生,我们牵制住元兵,你自己突围吧,大同的百姓等着先生……”随从齐声道。
    “好,大家保重。”文君鼻子一酸,泣声道。
    一声呐喊,一干勍兵向着元兵蜂涌杀了上去。文君蓦地翻身上马,大喝一声,一刀直向满元兵队长顶门上面腾空劈下,元兵队长猝不及防,竟被文君砍于马下,但是文君也被元兵队长的大刀削中后背,血流如注,但是文君顾不了背上的伤,一个劲的叫道:“马儿,快跑!”由于元兵队长已死,一干勍兵帮助文君拖住后军,但是无奈敌势浩大,一干勍兵只有且战且走。

       文君身形一起,那匹黄骠马疾似离弦之箭,忽地四蹄一曲,陡然间便跳起来,文君骑在马背,由于后背受伤,顿时恍如腾云驾雾一般,这匹马已越过了
元兵了。
       一批元兵跟着文君,仍然穷追不舍。可是他们的马匹虽好,却怎也追不上这匹从军中精挑细选的日行千里的黄骠马。文君快马疾驰,不消片刻,就把他们甩在后头,慢慢的连影子也不见了。
       文君冲过隘口险要脱险之后,却不向大路逃跑,反而向着小路棘刺之处,策马疾驰。要知文君年纪虽轻,却也是在行军打仗中磨砺了两年,他在羊肠小道中远远望见大同城中的烟火,却不敢舒一口气,只有一路狂奔。
       幸而元兵都被李文忠的部队所牵引,文君一路上避开了巡逻的元兵,没有遇上其他大队元兵。也幸而他骑的是匹百里挑一的好马,登山越险,却也如履平地,不消多久,便到了大同城外的吊桥下,文君遥望过去,只见城墙上人影绰绰的四五个人,其中一人向他扬声叫道:“咦,这不是李将军的人吗?兄弟们快开城门。”
       只听得咚咚声响,似是城内有重物砸门的声音,原来是吊桥放下来了。文君憋住最后一口气,策马驶入城内。
       “快带我去见你们将军。”文君在马上喘着气说。
       “好,请随我来。这位兄弟,你的伤重要吗?”守兵望着文君背上的鲜血,心疼的说。
       “谢谢这位兄弟。我还支撑得住。请前面带路。”文君咬着牙支持着。

       大同城。将军府。由于失血过多,加上一路奔波,文君把李文忠的书信交给守城将军右玉后,就晕过去了。
       “他伤得很重,快叫军医!照顾好他。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他。”右玉疾声。
“报告将军,军医们都在战场上。怎么办?”随从答应着。
哦。那快叫晴儿!救人要紧。我去城中巡查一下,他醒了马上告诉我。”右玉大声的吩咐道。
“是!”随从抬着文君退下,到将军后府。

       扩廓帖木儿一个很有才干的将领,自从给文君逃掉以后,便也不再进兵,只是立刻分布人马,将前后峡口及四面山顶小路重重扼守,把大同城困了个水泄不通。扩廓帖木儿知道,自己腹背受敌,不宜久战。于是元军利用小股兵力引诱,吸引明军主力进攻,大部队却得到了充分的休息,然后寻找时机决战。
       此时李文忠业已知道文君平安进入大同城,于是自己亲督大兵,退后十余里,扎了人马,准备当元军攻城时,随后迎头痛剿元军

    话说这晴儿生得珠圆玉润,风格嫣然,美艳非常,貌绝一方。自幼跟随母亲学习诗文和女红,才冠地方。更因为连年战事,加上她极其聪颖,她跟着军医竟然也学习了许多行医的本事,而且也一直在右玉身边帮助医治了不少士兵。由于晴儿眼高于天,更加上她父亲溺爱过甚,所以虽然年已及笄,却尚未与人缔姻。
    “两天了,他也应该醒了。”晴儿望着文君漂亮又憔悴的脸庞,喃喃自语着。她听说他孤身一人闯过元兵的重围,到城内给父亲送机密作战计划时,心里就已经泛起了涟漪!
    “我还没有死?我这是在哪里?”文君只记得自己是倒在将军府上的。
    “我爹爹是右玉,这里是将军后府。你终于醒了。”晴儿一脸的关心。“你知道吗?你昏迷两天了。若再流血多一些就没命了。”
    “文君谢谢姑娘救命之恩。”文君想起身给她行礼。可是当他想转身时,背上却火辣辣的疼。
    “你不能动,你背上的刀伤很严重。哦,你可以我叫晴儿。”她虽然在军队中长大,现在却透着一丝羞涩。
    “我还有事要向右玉将军禀报。”文君急切的说。
    “嗯,爹爹已经来看你几次了。我已经叫人去告知爹爹了。”
    “原来晴儿姑娘是右玉将军的千金,代我谢谢将军。文君让将军费心了。
    “你好好休息吧。城里一切还好,只等着里应外合击败敌人呢。”晴儿柔声道。
    文君用力把身子往上挪了挪,抬起头。当他一触及晴儿的目光,就禁不住整个身心都颤抖起来。晴儿扶着床沿,那张娇怯羞涩的脸孔正盯着他,那是充满着期待的、焦急的而又柔情似水的目光……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