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小说】落桐倚桃花(三)  

2010-10-17 22:49: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书院

        天亮了。
        叔叔准备踏上去落桐书院的行程。
        “宁儿,你有什么话要我转交文君的?或者有什么东西要带给文君?”
        “叔叔,把这一件东西交给文君,是该完璧归赵了。”宁儿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刻着“落桐亻”的那瓣桐子,温柔的摸着,深情而哀怨的望了一眼,恋恋不舍的递给他。
        他郑重的接过,用浑浊的目光看了看,这瓣桐子没有因为岁月的痕迹而残旧,反而因为经常触摸而光亮异常。那包着桐子的丝绢上绣着桃花,那片片花瓣似凝固了的血,更像是风干了的眼泪凝聚而成。
        “好,宁儿保重身体。我会尽快赶回来的。”
        “嗯,叔叔路上小心。宁儿在家等候着叔叔的消息。”

        夕阳逐渐隐没山头,借着天边的几抹艳丽的浮云,将它最后的光亮洒向大地。絮絮的晚风,扬起优美的旋律,山中清新的空气混着花香味迎面而来,令人心醉神迷。
        他早上从建阳出发,傍晚时分到达崇安五夫里,见过了阔别已久的哥嫂,兄弟俩自然是兴奋不已。
        买了一些菜,嫂子杀了一只鸡,醅了一壶酒,兄弟俩慢慢喝开了。
        他们边吃边聊,像有说不完的话。从弟弟离开崇安到建阳一直说到这次为什么回崇安,当然说到最多的是宁儿。一壶酒见底的时候,他们脸色酡红,眼神迷离,已是醉意朦胧。
        “你们早一些休息吧,小叔也一路辛苦了。明天还要去书院呢。”嫂子一边收拾一边说。
        “嗯,嫂子辛苦了。我去歇息了。”
        “唉,宁儿,我那苦命的孩子。”当弟弟去厢房歇息时,哥哥长叹一声。
        “不要说了,你也早一些去休息吧!”她不耐地掐断他的叹息,虽然知道了宁儿在建阳的一切,可晚上他们所说的话已然刺痛了她的心,直到现在,也无法平复自己的情绪。女儿是母亲身上的肉啊。

        春天的太阳慈祥温和,照在每个人的脸上都会有一种痒痒的感觉,让人很舒服。
        初春的武夷山。山丘四周,蓊郁的树林中流躺着一条九曲溪,淙淙的溪水波光粼粼,岸边的树叶应和着,一茬一茬地改变自己的颜色,黄的、橙的、红的……艳辉的映照下,层林尽染,仿若一处人间仙境。
        落桐书院。桃花含苞待放,翠绿的叶子中斑斑点点,煞是好看。桐树也已经发芽,那微黄的小叶子在阳光下闪着一种金属般的光泽,更像在红尘中伸展着自己的妩媚和柔美。
        他无奈地走进了书院,晦涩的身影如深秋里干枯的老桐树,融入茫茫一遍。
        他的唇角荡漾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向朱桐说明了来意。

        会客厅。他缓缓地向朱桐道出了这两个多月以来宁儿的情况,独独掩瞒了宁儿怀孕一事。
        “宁儿受苦了。我们一直在找她。”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到处找宁儿的。
        “嗯,宁儿走后,文君和晴儿一直都不快乐,我们找遍了武夷山。”
        “我可以单独见见他们吗?”
        “好,文君现在在教书,我老了,今年书院的事情都是文君打理的。将来书院就靠他了。我去安排你们见面吧。”

        书房。文君砌上武夷茗茶。
        当得知叔叔的来意时,文君的俊颜上勾勒出一抹眩人的笑容,双手捧上一杯茶,略一颔首:“叔叔请。”
        “好。”他接过文君递上的茶,仔细的打量着文君,一张略带着苍白又透着兴奋的秀气脸庞,挺直的鼻梁,黑白分明的丹凤眼,微长的胡须,一副文弱书生样儿,瞧着竟有几分眼熟……
        看着叔叔接过了茶,文君微退一步,略显紧张地在他的左边坐下。
        “爹爹……”一个童音响起。
        循声望去,一名俊雅的小孩伴着一名身材娇小、半遮颜的女子向他们款款走来。
        在童音响起的一刹那间,他紧握茶杯的手微微一颤抖,随即镇定。

        孩童走回文君的身侧,拉了拉他的衣袖,仰望着他,一双明媚清澈的眼迸射出兴奋的色彩。
        “你是晴儿吧?”待她们走近,他打量着她。仔细端详,这女子秀丽端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更掩不住身上所散发出的脱俗灵气。那双清澄幽深的双眸掩着明眸皓齿的容颜……真的很美!
        “叔叔,我是晴儿,这是小然。”晴儿下意识地回避他探寻的目光,将注意力集中到文君身上。
        “晴儿,你带小然出去玩吧,我和叔叔说些事情。”文君对伫立在一旁的晴儿说道。
        “好。我去准备午餐。”晴儿抬眸凝视文君片刻,那半掩的若水双眸里,晃过一丝异光。

        晴儿走出书房,抬头望向天空,阳光透过桐枝落下,让晴儿姣美的容颜更加明艳照人,肌肤白皙胜雪,微微透着嫩粉红色,像朵盛开的桃花,她眸中闪烁着灵黠,呢喃着:
        “文君,我和你相处了几年,你对我说过得每一句话,我都永远记得。可我太爱你了,爱到只听你想让我听的话,只看你想让我看的事,可是,我知道……你的世界没有我,可我的世界却不能没有你!我会不断地试图进入你的世界,哪怕最后会被撞得粉身碎骨,我也不会放弃!”    

 每天都有人以不同的方式来到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他们不仅仅是一个生命,将来还有那许多我们根本无法来得及预知的故事。她悠然想着,乌黑亮丽的瞳眸好像毫不在意却又深不可测。眉宇蹙起,那抹漫不经心悄然逸去。她垂下眸光,唇角却抿着一丝难解的淡笑。

        “文君,我问你,宁儿对你怎样?”
        文君望向他,四目相接,一脸深情,“没有了宁儿,我也就没有了存在和生活的意义!”
        他望着近在咫尺盈满爱意的眼眸,萌生一股冲动,真想把宁儿的事情告诉文君。
        “那……假如,我说的是如果……宁儿不想见你呢?”
        “我一定会等到她的,我不能没有她!”文君的眼神虽带着几分黯淡,语气却透着坚定。
        听闻此言,他焦躁缭乱的心似渐被平抚,只剩下淡淡的涟漪一圈圈的向外漾开,轻轻柔柔、舒人心魄。突然,他苍老的脸上随之蕴生出惊恐不安,一种痛苦席卷而来,激起滔天骇浪!
        “晴儿怎么办?她一样是个让人心疼的女子!”他望着文君,淡然的口气有着些许冷漠和疏离。
        文君望向晴儿的背影,心中充满了苦涩。
      

 文君用他那无辜的眼眸望着叔叔,难道在无形中,他牵制住了文君的情绪!?
        文君兀自沉浸在一种怀旧的气氛里,忧伤地讲述着他六年征战的经过。

 战场上,灰蒙蒙的天地,浑然一色……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