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小说】落桐倚桃花(二)  

2010-10-11 21:06:3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做梦

    夜深了。
    一抹苦笑聚在宁儿的眉间,战栗的手指发出一阵无助的挣扎。她无助地背过身去,缓缓地踱回屋里。只有这样,她才能尽量克制住自己的思想;只有这样,她才能掩盖住自己痛苦不堪的样子;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失声痛哭!  
    两个多月的时间应该很长很长了,她的心重重地抽痛着,已经落到了这样欲哭无泪的地步,她再也承受不起更多了。也许是几天没有睡好的缘故,更或者是叔叔明天要去书院,而不久就有文君的消息了。宁儿无奈地闭上双眼,沉沉的睡去。

   武夷山。宋街。文君的家。宁儿掩在前往贺喜的宾客中。
   门外张灯结彩,堂内红烛燃烧,大红喜字高高地贴在墙上,幸福的笑洋溢在人们的脸上。确实,这里是一对新人的婚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最后的一声重重地击中宁儿的胸口,众人挤着,喝彩叫好,没有人发觉她在晕眩。那些欢笑,那些隐忍在心底的痛,那盛大的婚礼,刺目的大红“囍”色和俊美不凡的新郎和柔美妩媚的红盖头新娘……心中最后一丝的希望终告熄灭了。
    宁儿悲恸地闭上眼,企图挥去让她伤痛的画面,隔断脑海中的记忆。
    “恭喜!恭喜!”一连串的恭喜声,却声声刺入宁儿的耳膜,提醒她,她所失去的,永远失去的。
    “恭喜文君娶得美娇娘!”
    “祝福文君早生贵子!”
    “恭贺文君与晴儿白首偕老、永结同心!”……
    太多太多的祝福声渐渐的淹没了宁儿的心。她麻木地睁开眼,愣愣地目送着一对新人一脸幸福的在众人的簇拥下进入洞房。那一霎,纷纷嚷嚷的吵杂声似早已消失,她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那淡去的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文君,文君……你不是说,永远永远只有她么?永远永远,至死不渝么?
    为什么会是这样?多少次的刻骨铭心、痴情不悔……为什么转眼之间,怎么竟然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宁儿不想哭,也不要哭。可是,堂上的大红囍字却似乎在嘲笑着她,红得是那样鲜明,如凝固的血……红烛的光芒耀得她眼睛生痛,宁儿眼泪止也止不住涌了出来。
    是什么纷乱了幸福的脚步?那个曾经信誓旦旦地说永远爱她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走入了洞房,毫无留恋地抛弃了她!
    永远?永远有多远?
    以前不明白,今天她终于明白了——永远到底有多远?不过是弹指瞬间!
    恨过的、爱过的、悲伤的、快乐的、遗忘的、想起的,一切的一切,都随着这场婚礼,就这样,就这样永远的结束了……
    “呵!我真是个傻瓜,天底下最傻最傻的傻瓜。”宁儿自嘲的笑了,双眸不住的淌下心碎的泪水。她知道周围的人,个个都对她投以好奇的眼光,时而交头接耳,时而又哄然大笑。曾几何时,她会落入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不要,不要抛下我……”宁儿奋力的叫着……蓦然惊醒……原来自己做了一场梦!!!

    “为何会有这样奇怪的梦?梦里的这一场婚礼在暗示着什么?难道自己真的输得一败涂地?难道文君就那么迫不及待地想赶我离开吗?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吗?”宁儿无法置信地胡思乱想着,眉心因痛苦而拧紧。
    她泛着微微的颤抖,恍惚的目光在房中游离。梦里那红底金漆的囍字、蜡泪初流的红烛、絅纱覆缎的软床、流苏摇曳的纱帐……她的眼睛像是被灼烧了一般疼得难受,嘴里又苦又腥,血顺着唇边流下来,无声地滴在木板上。
    宁儿用手捂住了嘴,以防由喉间迸出悲鸣。被泪浸湿的眼眸已看不清东西,不知过了多久,她模糊地感觉到自己身体慢慢飘浮了起来,好温暖!如果没有最初的深刻的爱,是不是就没有了今天的痛?如果从此不会再让自己有心痛,多好!
    她无力的斜倚在床角边,像在哭泣似地反反复复着相同的真心,连日来所压抑的感情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是后悔、也是痴心,是祈求、更是绝望。究竟谁才会明白她竟是如此深情?
    宁儿坐了起来,走向厢房,用水往脸上拍打。最后,她傻傻的蹲在厢房内低泣,拍打在她脸上的水,混着泪水,淌落在无情的泥地上。晕眩感再次向她袭来,她像被人遗弃的凋零落花,凄楚地倒卧在花丛中。
    月亮哭了,因此天黒了;云哭了,因此下雨了。
    雨越下越大,渐渐淹没了所有的声音和知觉。 也许,风过,不会忧;也许,雨来,没有伤……
    
    “他为什么要娶晴儿,我的生命里只有他啊。在我的梦中,我总是无数次地幻想着,我们过着简单平凡的日子,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直到慢慢老去,从这个世界上消逝,我们始终都能在一起……”
    “我知道这只是我的奢望,我没有资格留在他的身边。可是就算不能在一起,能够看到他安然无恙的生活就已经够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连这小小的愿望我都不能奢求。我爱他……我爱他啊……”宁儿歇斯底里的在心底呐喊着,几近呜咽。
    “我们守候了六年的爱啊,还是我们本来就不该再次相遇?我们的爱是被诅咒了的?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我为什么要离开他?” 她目光渐渐变得四散而迷离,整个人的周身沁上一丝幽怨的气息。
    宁儿推开小窗,冷冽的寒风刮入,把她紧紧撅住。那完美无瑕的面容没有了笑容,峨眉紧蹙,两潭深幽的眸子带着少有的忧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重重地闭上了眼,心中不断顺气,冷静、冷静……再睁开时,一如往昔。
    这就像是一幅唯美堕落的景致:画中长满了异常艳丽缤纷的桃花,芳香四溢,充满着浓郁的花香。温文尔雅的月色穿过树梢,伴在一张绝美的脸上,眉头深锁,扭曲的线条,紧束着的长发,随风扬起缕缕轻丝。它们的四周还徐徐清风扬起了屡屡枝叶,树木随之摇曳,皎洁的月光照着他飘逸儒雅的脸庞,无法掩盖围绕在他周围的不染纤尘的超然气息,彷若天上的神明一般飘忽。
    这样的美要多不协调就有多不协调,总是让人平添一缕惋惜!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