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文龙原创】倾听落桐(七)  

2010-09-04 23:52: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思念

        碧海无波,瑶台有路。思量便合双飞去。当时轻别意中人,山长水远知何处?
        绮席凝尘。香闺掩雾。红笺小字凭谁附?高楼目尽欲黄昏,梧桐叶上萧萧雨。

 又下雨了,心总会在这样的雨里莫名的沾上潮湿,愁也一点点低落到雨里,溅起满地的忧郁。这些零碎的伤绪,不知道是宁儿的叹息,还是宁儿对文君的思念?六年了,宁儿也许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抒发对文君的思念。
  窗外的雨,噼噼啪啪的打在书院的梧桐树上,声声击着宁儿的心房,似乎要把红尘的喧哗,都驱散了去。迷糊里,一个大雷炸响,一滴眼泪顺着宁儿冰凉的眼角,落下。忆起昨夜,有他归来的梦,又像有被他紧紧抱在怀里的窒息之痛。
  一瓣桐子在宁儿手里紧紧的揣着,思念,随着雨水溅起的淡淡雾气,笼在黑夜里飘起,慢慢化开。雷声愈加轰轰,宁儿裹紧凉被,在这无边的黑夜里,却只能假装坚强的睁着眼,无奈的听着隔世离空的雨声。       
       雨一直在下,下得慌张而急促,好像要把这六年来的的郁闷与哀愁,都落空。宁儿望着黑黑的窗外,不间断的无眠。聆听久违的心事,依然,有一种浓得化不开的忧郁与伤感,在心里纠结着。心痛,如一纸素稿,反着刺目的白光。
  当闪电划破长空,宁儿仿佛看到远方,文君注视的双眸。此时,担心却挤走了害怕。宁儿起身,索性打开门窗,任带着雨味的风吹进来,拂着单薄的裙裳。其实宁儿从小就害怕黑夜,何况是这雷雨交加的夜晚。心,好似一下子无所依,慌乱里,靠近文君的感觉却越来越浓,而惊慌也就越加深重。宁儿在心底呐喊着:“文君啊,你可知道,我已把你刻进我生命的分分秒秒里?”

       时光只解催人老,不信多情,长恨离亭,泪滴春衫酒易醒。
       昨夜西风急,淡月胧明,好梦频惊,何处高楼雁一声?

       “文君啊,为何一曲琴音一书狂草让我们在桃花里相识?为何你抬手落笔,转折勾挑出可以触动心弦的狂草让我们相知?为何一角亭子的一颗落桐让我们相爱?为何你出征时留下的一瓣桐子让我苦苦守候?
       还记得吗?六年前的阳春三月,我到书院看望舅舅(朱桐)。你用满目桃花挽就了我的心结,你用江南的水光潋滟了我的眼。从此,我18岁青春的天书,虽是短短一行,却被你飞快地写下。从此,一次次的留连,心,便只为你而妩媚。
       还记得吗?迷离的五月,清幽的九曲溪竹筏中,你用柔软的柳条为我挡去细雨,你用柔肠一寸愁千缕让我踯躅在雨里。从此,你已是我一生的水源,润我干涸的视线,柔我一颗清淡的心。从此。便是落雨,也有一番风细柳斜的故事。
       还记得吗?流火的七月,桐花满山坡的小径上,你把一朵最洁白的桐花别在我的衣襟上,我们携手去宋街看望你慈祥的双亲。从此,我甘愿为荷,不愿脱离尘世的烟火。双亲的宽厚,融化了我些许的哀婉,些许的寂寥,些许的孤单。从此,也就拥有了人世间的温暖。
       还记得吗?温婉的九月,你去崇安五夫里(柳永后代都居住在福建武夷山市上梅乡茶景村,那里兴植荷花)向我双亲提亲,你指着堂前一垄荷田对我说,即使用一塘荷花也换不来我的嫣然一笑。从此,我听见自己轻泣的灵魂,一次次盘旋,渗透红尘,在你的怜惜中浅笑嫣然。
       还记得吗?所有的日子,融入我们双亲欣慰的目光?所有的日子,书院里同学们多少羡慕的目光?从此,我们情倾一夏,心绪飘飘渺渺。从此,思绪,永远的望向有你的地方,如此,光阴的两岸,终究以一苇渡江,优雅地降落在书上,水里,岸边。”

      忆起往事,忆起他,憔悴的容颜,眸子里是那抹无法虑去的忧郁……

       望处雨收云断,凭阑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萧疏,堪动宋玉悲凉。水风轻,苹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遣情伤。故人何在?烟水茫茫。
  难忘。文期酒会,几孤风月,屡变星霜。海阔山遥,未知何处是潇湘。念双燕,难凭远信;指暮天,空识归航。黯相望,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追逐不到文君的脚步,这种感觉,对宁儿来说是那么的无助。是战争阻挡了宁儿前进的路,让她追寻幸福的脚步,变得如此的难以迈出。为何,每一次,她都要把自己,置于尘埃的深处,不愿意绽放?
  她为了能与所爱之人终老一生,一直的在等待。而他为了国家,为了人民,最终,离开了故乡的蔚蓝天空。所以,宁儿必须等待,她也明白,他一定会归来。没有他的日子里,她多想有一对翅膀,飞翔到有他的天空。
在晨雾的九曲溪边,在阳光的树影里,在雨天的轩窗前,在喧哗的宋街上,在烟雨朦胧的早晨,在一盏风灯闪烁的夜色里,都能看到宁儿孤单的身影。但她的眼神是那么的决然,虽然泪水肆意的流,也任由自己的痛加在自己的魂上,哪怕日日折磨。
       千千心结难语,红尘漠漠不堪言。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尽管六年来,宁儿的心是那么的痛。总有一个望眼欲穿的身影,在路口百转千回后,悄然转身,然后,离去。似乎决绝的奔向那几分的思念与缠绵。长相思,轻别离,她又似乎等待了千年,追寻了千年。
       在每一个无法触手阳光的阴雨天,谁都可以看到她用阔达圆和的魏体悄然重写六年来的思念,原来,当初的挥毫泼墨,竟是如此轻易,如此不堪。恍惚间,记忆与现实重叠了,眼前这弯弯曲曲的九曲溪,似乎成了江南那八万里飘渺灵动的秀水。远方,还隐约着宁儿眺望的姿势,静静诉说着流水般的往事。
       起风了,静静的溪水里静静地泛起一丝波澜,轻轻的荡漾在宁儿的心头。岸边的柳丝缓缓地舒展着,似乎向人们讲述一个千年前的邂逅。空中飘起了雨丝,细细的,密密的,带着无限的幽怨和叹息。也许,文君快归来了吧?

       回忆若能下酒,往事便可作一场宿醉……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