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文龙原创】倾听落桐(六)  

2010-09-03 18:31:4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征途

       十月的天空泼满青釉,朱桐瓷青的衣襟在风里飘拂。“你们安心的去吧,我在这里等着你们凯旋归来!”朱桐涩声道。随即转身,一滴眼泪滑落脸庞,沧桑的容颜里流露的是一份深深的眷恋与不舍……
       “老师保重!”文君和同学们异口同声的道,“我们一定会凯旋归来的,届时老师为我们接风洗尘!”谁都知道,结局,早已先他们抵达,命运,只是蛰伏于战争的一场殇,或许不够一生回忆,或许足以老去所有年华。
       阳光遍地,文君信手从地上拾起一枚落桐,飞速的在桐身上刻下“落桐倚桃花”五个苍劲有力的小字,然后从“倚”字中间一分为二,把“落桐亻”的一瓣放进宁儿的手里,柔声说:“等我回来娶你!
       “嗯,宁儿等你早日归来。”宁儿羞涩而小心翼翼的接过刻着深情厚谊的一瓣桐子。几字成谶,宁儿明知:从此,沉重的思念将背负她的每个梦境,即使望穿秋水,也必须固守着一份承诺,以为,终究可以将他守侯成永恒的最美的风景。
       挥一挥手,文君和同学们背上行李,依依不舍地告别朱桐、宁儿以及前来送行的父老乡亲,踏上了征途。从此,隔一程山水,故乡是他们不能回去的原乡,从此,隔千山万水,故乡与他们坐望于光阴的两岸。因为战争,会让太多的人没有狂歌当哭的勇气!只有真正的勇士会于万里风沙之上,沉腕拨镫,用触目惊心的如血朱砂疾书:“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文君一行人上午从书院出发,傍晚时分到达浦城(武夷山到浦城137公里)军营。文君给守卫递上朱桐的书信,由于落桐书院与朱桐的名声,平章李文忠亲自接见了他们,任命文君为队长,并且把他们安排在自己管辖的新兵营里,从此随李文忠辗转南北。
       说起这李文忠却也是大大的有名。李文忠(1339~1384) 明代开国著名将领,字思本,汉族,江苏盱眙人。朱元璋外甥(母亲曹国长公主),十二岁丧母,由朱元璋抚养长大。喜爱读书,通韬略,文武双全。交儒士,忠厚儒雅,战功卓著。作战骁勇,治军严明,尝下令擅入民居者死,一卒借民釜,斩以徇,城中帖然。史称“器量沉宏,人莫测其际,临阵踔厉历风发,遇大敌益壮”。师事金华范祖乾、胡翰,通晓经义、能诗善歌,恂恂若儒者。19岁(1958年)率亲军,从朱元璋增援池州(今安徽池州市),初建战功。继又率部连挫元军,并于元至正二十五年春,张士诚派兵20万攻新城(今浙江诸暨南)一役中获大胜,歼张军数万,俘将校600人。于二十六年秋,率军进克杭州,迫守军3万投降,因其战功赫赫,升浙江行省平章。
  洪武元年(1368年)正月,朱元璋即皇帝位,国号大明,建元洪武。同期正月,经过三个月的艰苦训练,李文忠率领文君他们围攻孤城延平。正月二十九日,明军攻破延平,俘陈友定父子送至应天,因拒降,被处死。 ­
  同年二月,文君随李文忠部队攻取了兴化。七月随李文忠攻取了将乐陈友定的余部金子隆、冯谷保­。至此,福建已经全部是大明的天下了。朱元璋南征也终于完成。
  明洪武二年(1369年),随李文忠率部援大同,屡败北元军。由于李文忠喜交儒士,而文君临阵奋勇,又经常帮助李文忠出谋献策,故李文忠引文君为心腹,委任军中参谋之职。
       明洪武三年,随李文忠(李文忠已官至征虏左副将军)率步骑10万,与大将军徐达分道北征,至应昌(在今达来诺尔湖西岸)获元兵5万,时李文忠升左都督,封曹国公,同知军国事。而文君也官至幕府参谋,30位同学也一直追随其左右。
       洪武五年(1372年)正月明太祖下令第二次北征沙漠之战,分三路北征,李文忠掌东路军,率师追至称海(今蒙古哈腊乌斯湖南,哈腊湖西)。六月二十九日,李文忠将辎重留在后方,亲自率领大军轻装追击元军,在口温(今内蒙古查干诺尔南)与元将蛮子哈刺章交锋,激战数日,居然打垮了元军,歼敌上万人,但明军死伤也不少,而随文君而去的30位同学也英勇殉国了。不久之后,李文中发现粮食不够了,就此班师而还。

       战争是最残酷的。其实每一个战士都是把自己的生命作注,然后押上一切筹码,谁也不知道最终的输赢。摊开手掌,阳光菲薄,谁知,30位同学的中途离开,竟似衣袖随长风斜过,拂乱了赌局。谁也不曾料到,岁月将他们的微笑做了伏笔,这一局牌宛然三月桃花,错落于六月的草原,飘散了草原的灰飞烟灭。只因风沙四起,尘埃遍野,便折戟扬刀,杀一个回马枪,便陷30个生命于永无翻身之日。 ­
 ­      如果,如果可以检视命运,岁月如何写就这一段辉煌?暮色四合,天边的浮云已渐暗。人走了,茶亦凉,有明月,照他们的背影涉水而过,十丈红尘饰他们以锦绣,千朵芙蓉衣他们以华裳,而他们竟无半点回顾,就这样,轻易穿越了一生的沧桑。也许,他们笑得清浅从容,绚烂满天如凄艳的红霞,而文君依然在桃花盛开的地方守望,即使落英如雨,却无法印证拈花一笑的了然­!
       夜幕,一如他们的许诺。举目四望,偌大的桌边只有文君一人,空对一盏冰冷的茶。“老师,原谅我,我没有带他们回来……我是否学他们一样拂袖而去,菩提树下觅一方青石,静待,看沧海变桑田?”文君呢喃着,“原来,生命,是如此繁华,又是如此寂寥!”

       “离开六年了,我也应该回故里了。”文君从怀里掏出微微泛黄的白绢,那用鲜血而书的《破阵子》曾经千百次刺疼了他的心!也只有他明白她的心:破阵子,破阵子,破阵归来!
       文君小心翼翼的剥开白绢,凝视愈见黑褐的一瓣桐子“奇桃花”!“宁儿,你还好吧?你是否听到了我千百次的呼呼?烟花三月的烟水亭边,桃花是否怒放?等我回来时,书院里应该又有落桐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