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梁祝随笔(写在七夕)  

2010-08-12 16:46:37|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作:文心雕龙
梁祝随笔(写在七夕) - 文心雕龙 - 尘封的哀伤

 (一) 蝶恋花·梁祝 


 杨柳飘飞千里缀,   
 满目书声,
 春色依流水。
 归鸟今宵频啼翠,
 十八相送陪君醉。
  
 红粉朱眉描憔悴,
 瘦比黄花,
 独叹吾心碎。
 梁祝成蝶终不悔,
千古绝唱鸳鸯泪。 

一首《蝶恋花·梁祝》,梦回东晋时期,遥想我是赴杭州求学的会稽(今绍兴)书生梁山伯,途中,邂逅了女扮男装往杭州访师求学的祝英台。我们一见如故,彼此仰慕对方的才学,于是,我们在草桥亭上撮土为香,义结金兰。

英台本是浙江上虞县祝家庄玉水河边祝员外之女,从小美艳非常,貌绝一方。人又极其聪颖,自幼随兄学习诗文,才冠地方。可是英台更加仰慕班昭、蔡文姬的才学,只想做一位当代才女。怅怅然恨家无良师,一心想出外求学。奈何祝员外却拒绝了英台的请求,英台求学心切,无奈之下伪装成卖卜者,对祝员外说:“按卦而断,还是让令爱出门的好。”祝员外见英台乔扮男装,毫无破绽,为了不忍使英台失望,只得勉强应允。于是英台女扮男装,远去杭州求学。

 就这样走走停停,一路欢笑,不一日,我们来到杭州城著名的万松书院,一起拜师入学。从此,我们同窗共读三载,可谓形影不离。在这同学三年中,我和英台惺惺相惜,兄弟情深深似海。其实英台已经深深地爱着我,但我却至始至终不知英台是个女子,一心只念兄弟之情,并没有什么男女特别的感情。

一晃三年过去了,祝员外想念英台,一直催促英台回家,父命难违,无奈之下英台只有仓促回乡。同窗共读三载,兄弟情深,既然要分离,却依依不舍。于是,我送了英台十八里,在这十八里相送的途中,英台不断的借物抚意,向我暗示着爱情。可是我天生忠厚纯朴,不解其故。英台无奈(其实在心中已经骂了我几百遍混蛋),就对我谎称家中有位九妹,人品容貌与她十分相似,愿意替我作媒,把家中九妹许配给我,我欣然答应。

可是当时我家里比较贫穷,未能如期而去祝家迎娶九妹。等到我去祝家求婚的时候,才知道英台就是九妹!可是祝员外已经将英台许配给了门当户对的鄞县(今奉化县)太守之子马文才。一段美满姻缘,就这样成为了泡影。于是我和英台在楼台相会,互诉衷肠,泪眼相向,但却无奈,也只有凄凄然而离别。临别时,我们立下誓言:生不能同衾,死也要同穴!

后来由于我才华出众,被朝廷任命为鄞县县令。然而我因为思念英台而忧郁成疾,不久之后就身亡了。弥留之际,我立下遗言,让家人把我葬在英台出嫁必将经过的鄞县九龙墟。英台知道我去世的噩耗后,发誓以身陪殉。

马家迎娶英台的日子终于到了,英台被迫出嫁时,里面穿着孝服,外面穿着嫁衣,来到我的墓前祭奠,英台的哀恸感动了上天,玉皇大帝怜悯我们的恋情,派雷公电母下凡,一时风雨雷电大作,雷公电母把我的坟墓爆开,英台翩然跃入坟中,墓复合拢。一会风停雨霁,彩虹高悬,我和英台化为一对蝴蝶,从此在人间蹁跹飞舞。

  

(二)周庄梦·梁祝

穿越千年的轮回
总是和《梁祝》有关


抚琴的女子 静坐在红尘里
纤尘不染
素洁的花朵 在指尖上纷飞
那只接近的蝶
可是你前世的情缘


深情的凝视
记忆中 相依的身影
是否还在化蝶的词阕里
温馨如故


等待了千年 
心门 就这样在夜晚敞开
在流泻的琴音里
柔婉成永恒的周庄梦

 

 若水的年华,穿越了千年的轮回,今生的你在哪里?红尘,穿透了残留的记忆,我从掌心的纹路里,不经意的断了摇摇欲坠的魂。
        风,吹乱了前世错飞的贝蝶。流光溢彩的传说,用最幽雅的姿势在我的前世落下,一点一点地沉淀下来。风却拐了一个弯,安静而淡然带走一只风筝,散去最后一缕炊烟。幽柔的天空,唤不醒尘封的记忆。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把远处起伏的山和滟滟的水都染上了一层朦胧的金黄色。我的呼吸漫过昨夜的窗棂,随着柔和的月华升起。

五彩的霓虹灯映着明艳的舞台,一并落进你悄然凝眸的影子,青丝飞扬处,半弦忧伤,半弦惆怅,这些情节在仓促之中,便定格在你千情万艳的柔波里。

暮色,却沿着时光的堤岸,洒在舞台上那个完美精致而纤弱的背影上,竟让你白衣胜雪的身影看起来出奇的柔和。
       音乐响起,你的纤纤十指在弦上妖娆起舞。你随琴而歌,声音虽然有些单薄,却柔婉绮媚得近似蛊惑。轻抹慢挑,指尖流淌着温婉的旋律。无法拒绝的痛,从你的指尖开始悄悄蔓延……
    一抹浅笑,自弦上泠泠地流泻。凌乱的花枝,迷乱的眼神,春熙般明丽。漆黑的眼中,映着波光一闪。琴声再起,隐语成蝶,抬高了谁的今生? 

《梁祝》再次从琴弦上抑扬顿挫的逸出,一会清脆如泉,好似两个彼此相爱的人在忽略彼此年轮的身体上,忘记了一只蝶的前世和今生;一会典雅浑厚,好似成千上万的蝶冲出爱情的诅咒,包容了所有风花雪月的往事。 

缤纷中,谁在涂抹一串忧伤的符号?你不曾说出的忧郁让我无措!你不经意一次唯美的凝眸,让距离被视线慢慢拉近,耳朵失聪于水声,一曲琴音绞碎一堆心事……清风掠过前世今生的诺言,只是不知落花之后,那些粉色的蝶最终情归何处?

皎洁的纤月把柔和的月光无声无息地洒进这光亮的舞台,思念从悬空的云层中逐渐落幕,你抚琴的手在化蝶的最后一个音节里,学会了颤抖!单薄的背影,在古典中完成一次宿命的转身后,便开始寂寞起来,恰似凝结了这月夜的愁,与这月,这夜,悄无声息地融合……

时光悠悠,尺素流年。一滴没有温度的泪水,打湿了一对蝴蝶的翅膀,打湿了我的记忆!呵,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背影,那滑过琴弦的纤纤十指,那颗纯洁而玲珑的心,你就是我等待了千年的女子!
       破茧的兰指,把追寻千年的马啼声,带进了云深处。琴声有多远,我的身子,便有多轻……这把千年的琴,弦丝从千年茧中能抽出多少柔情?阳春白雪,便永恒地落在庄周的梦里!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