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从此天涯  

2010-06-05 15:09:58|  分类: 缘来缘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此天涯——记忆
 
       那一年,这一天,那双盈满泪水的眼,在我午夜的梦里辗转。几度梦残,几度月圆,憔悴了似水流年,沧桑了如花美眷。曾倚雕栏,秋水望穿,只有零落的丁香花,诉说着千回百转的幽怨。
 
       逝去的岁月兜兜转转,就像童年的旋转木马,走出的只是一个同心圆。生命依然停留在原点,我的心却凌乱不堪。你许诺的永远,怎么一夜间就已阑珊?
 
       我在此岸,曼珠沙华却怒放在彼岸。终我一生的寻觅,也只能遥想她的绚烂。奈何桥边,谁和谁执手相看?如果前缘是错,如果今生擦肩,那么,来生,会不会修得圆满?
 
       窗外的雨缠缠绵绵,凉风吹起我的裙衫,六月的天,怎么还是有些许的轻寒?点点的雨丝,打湿我的长发和眼帘。已分不清晰,那悄然滑落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一直很喜欢细细的雨,无需撑伞,就这样静静地走在雨中,让闲愁随雨丝飘散。这斜斜的晶莹的一帘水幕,是天和地绵绵的情愫。我在听,他们絮絮的情话,连莓子都羞红了俏脸。
 
       偶尔有雷声滚过,好在不是夜晚,这一场黄昏雨,淋湿了多少思念?小荷听雨,柳丝弹曲。浅夏的清凉里,慢慢整理过往的记忆,能不能把忧伤遗忘,把痛苦埋葬,笑对韶光,静赏花香。
 
       经历了岁月的风霜,怎么还是没有学会坚强。此刻,独坐屏前,泪水还是打湿了我的脸庞。当年,看似那么决绝的一个转身,其实我早已遍体鳞伤。不说再见,再见会更凄惶。
 
       六月,是我心底医不好的那道伤。曾经以为会地老天荒,奈何回眸时,只有落红成殇。我荡起兰舟,轻摇玉桨。蒹葭苍苍,谁在我的眸海,洒下点点滴滴的泪光?伊人何方,乱了诗行。
 
       如果可以遗忘,是否会不再忧伤? 我在六月,只想写一阕断章,把这些年的无助与凄凉埋葬。然后,微笑着等明媚的阳光,摆渡我前往幸福的天堂。 
 
       抚水为弦,落花成卷,谁在夜色里唱三叠阳关?梦已向晚,月影阑珊,我在六月的微雨里,临摹经年的伤痛和孤单。从此天涯,梦里飞花。
 
 
                                                             从此天涯——谢文龙
 
       一个人懒懒的倚靠着窗台,看着暗云涌动的夜空。月光澄明而柔和,像极了一件素淡轻薄的衣衫轻描淡写的披在我的倒影上,落下几许迷茫的忧伤。
  
  泡一盏流溢清香的淡茶,就这么清冷的看着天空,暗云移动得很快很快,给月儿周围留下了大片大片茕茕的晕黄。细碎的月光沿着路边的树垭慢慢攀爬着,如一席有灵性的生命倒卷而下,如展开一卷绰约的画轴。

       点燃一根青烟袅袅的香烟,不舍的眷念着一个人。迷茫的思绪,似乎想在枝头寻找几束可以装裱夜色的花朵。六月的夏夜了,空气中竟然还有一丝微微的轻凉,满是一份不舍季节地眷念。
       月华依旧如水,氤氲着这盏苦涩的清茶像苍白的诺言,在空中静静的弥漫。灵魂的影子在香烟袅袅中颤粟,是冷了么?突然很感慨,寂寞和爱情,我和伴随的倒影。
  

        风,柔柔的拍打着窗棂,缠缠绵绵而不停歇的宣泄着一份淡淡离愁。这个季节本不该有这样匆匆而来的爱情,和匆匆离去的背影的。也许,桃枝梢头,根本就未曾花开过,一切都只是一场虚无飘渺的幻境。
       灯光下,那凄清的倒影依稀落在这自由的生命里,如一只悠扬而苦涩的曲子,汇成一串串轻快的音符,在如花季般的翠绿梢头飘转荡漾。心,淅淅沥沥的便为曾经的萦怀刻骨彻底划上了一份沉寂。
       岁月的街口,幽怨的琵琶吟着两行痴人泪,百转千回的流转中,震疼了黯然的叹息,多少人可以读懂轻弦下停留不散的哀怨?纤纤十指将望不断的坎坷路弹奏成天涯,那失声的恸哭,如泣如诉的牵肠挂肚毕竟太过委婉,背负的情债永远也不可能放得下。
 
        辗转几度春秋,看遍几树伤果,一壶浊酒伴天涯。独坐于亭,幻想着彼此相爱,幻想着那个童话的结尾。人间尘事,天地无语,终究还是空了我一竿冷笛,夕阳坠落的刹那,一曲离殇幽幽荡。
       此起彼伏的高调低音踏出无尽的幻想,在彼岸响起,一丝疏漏的破声穿越尘埃,恍恍然间山水无物、繁华无迹。人生,原本就是水中月镜中花!
       是否该放弃这一丝奢望,这一丝执念,这一丝遥不可及的温暖?流浪的脚步还在继续,每一步都好像在嘲笑我对情感的执着,而曾经的诺言却如飞絮一般彻成了死灰,在火花逝尽的刹那,腹内的心,也随之逝去。
       

       我在红尘路上寻寻觅觅,我在泛黄的书笺上划下斑驳的字句,我把那些絮语翻转成琐碎的片断……将天荒地老的慰藉凝成晶莹的泪珠,两行清泪晕开朱墨,你的影子渐明渐暗渐模糊,落笔的力度已然穿不透蹙眉的离恨。
       在过往的深沉中驻足,那万千柔情纠结着忧伤,那脉脉痴恋疼痛着唏嘘,一点一点填补着回忆的缺口。一段抹不去的痴情,摇曳在没有风雨的夜梦中……
       我剪开思念的文字,你沧桑的一回眸,无声的挥手里,你我还会是风尘路上的依傍么?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