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小说】落桐倚桃花(七)  

2010-12-08 00:05:3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军旅

    大同城,将军府。李文忠和右玉喧寒了几句,分宾主坐下,随从捧上香茗。
“这次大同之围得解,右玉谢过李将军。”右玉欠身一揖。
“右玉将军言重了,何谢之有。都是为了大明江山,黎民百姓。”李文忠回了一揖。
“李将军,这次冲破元军重围前来送作战计划的贵部下文君受了伤,现在在这里修养。”右玉缓缓说道。
“我知道,辛苦右玉将军照顾文先生了,文忠谢过右玉将军。”李文忠一脸欣然。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哦,右玉将军,文先生现在身体如何?”
“李将军放心,文君恢复得很好,小女晴儿一直在照顾他,小女年已双十,尚未找婆家呢。唉。”说起晴儿,右玉深深一叹。
“右玉将军不必担心,晴儿姑娘一定是巾帼不让须眉,一定可以找到好婆家的。”李文忠安慰道。
 右玉脸庞一红,道:“李将军,知女莫若父,右玉有个不情之请,这一次小女对文君动了心,右玉尚请李将军应允,撮合。”
李文忠哈哈一笑,“文先生能得晴儿姑娘青睐,那是他的福分,如若能成就好事,也是佳话一桩。”
“此事就拜托李将军了。如若真能如此,右玉则放心矣,也算对得起她早逝的母亲了。”右玉眼圈微红。
“好,文忠现在去问问文先生的意思。时间不早了,军中尚有要事,告迟。”李文忠起身。
“既然时间不早了,李将军就在这里吹过饭再走吧,右玉已经安排随从准备了。”右玉挽留着。
“既然如此,文忠恭敬不如从命。就有劳右玉将军去请晴儿姑娘和文先生吧。只是不知右玉将军是让文先生留在大同城呢?还是让晴儿姑娘随文先生征战沙场?”
“如果文君能够留在大同固然最好,如果文君要随李将军征战沙场,那小女就仰仗李将军照顾了。”右玉额首。
“右玉将军言重了。只是军旅甚苦,刀箭无情,一切顺其自然吧。”李文忠还礼。
酒过三巡,右玉和李文忠爱怜的看着晴儿和文君。
 右玉脸色酡红,借着酒兴:“晴儿,你已经不小了,应该找个婆家出嫁了。”
“爹,晴儿不想嫁人,只想永远的陪着爹。”晴儿低下头,一脸羞涩。
“晴儿,爹爹知道你喜欢文君。爹爹就和李将军做主,把你许配给文君,你意下如何?”
“但凭爹做主。”晴儿深深的埋下头,那精致的脸庞一直红到了脖子。
李文忠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看着文君:“先生,晴儿是个好姑娘,我看事情就怎么定了吧。还不快叩谢右玉将军?”
“两位将军,此事万万使不得,文君配不上晴儿姑娘的。”文君急的语无伦次。
晴儿脸色一黯,瞬间的喜悦乍然冷却,一抹伤感浮上眼眸,语气大变:“难道小女子会辱没了公子?你要嫌弃我?”心里却转过无数过念头,难道他有事情掩瞒着我?难道他已经有了妻室?难道他根本没有对我动过心?
“请恕文君有难言之隐。”文君小心翼翼的回答,斜着眼睛看了看晴儿那微稹的脸色,眼底却闪过一抹涩然,满是愧疚和心疼。
“先生有什么为难但说出来无妨,何许我们可以为先生排忧解难。”李文忠打着圆场。
“晴儿有什么不好,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文君直说吧。”右玉爱女心切,难以置信地看着文君,只想得到一个答案。
耳畔传来的熟悉声,使陷入往昔梦境中的文君悠悠地转醒,视野朦胧,他寞然地抬起左手置在额间,嘴角勾起一抹没有笑意的笑痕,垂首回避晴儿的眸光,缓缓地说出了和宁儿的一切……
 沉默,从来没有过的沉默,没有一丝起伏的沉默,让屋里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晴儿蹙起秀眉,颊上浮现出一抹淡漠的苦笑,双眼直对上文君那双充满愧疚的瞳眸。随后悒悒地走到窗边,凝望着窗外。肩头耸动,虽然极力压制,但仍然发出了低低的哽咽声。
“晴儿,对不起。两位将军,对不起。”文君的声音压得低低的,尾音仿佛哽咽在了喉间。
你不必感到内疚,你没有欺骗我,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今天终于知道了你对宁儿姑娘的真意,你又何来内疚?”晴儿漾起一抹涩然的笑容,一行眼泪却不争气地顺着面颊流了下来。
   右玉看着晴儿难过的样子,心中一阵酸楚涌上,下定了决心:“大丈夫三妻四妾也属正常,尚请不要亏待晴儿就是。”
李文忠接过话茬:“先生,事情就这样定了吧,相信先生不会愧对晴儿姑娘的。”
   他们的话渐渐击碎了文君露于表面的平静,眉目间缠上了几许愁伤。 心中隐隐泛涌起前所未有的不安,最终,蔓延扩大……

    晴儿缓缓梳整着一头瀑布般的长发,怔住了神,铜镜中映出一张美丽依然却苍白异常的脸,几乎与她身上素白的纱衣同色。惊异得发现自己不仅眼圈忧黑,脸色煞白,似乎还神情憔悴,比往日更添了几许柔弱病态,心想:也许是自己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吧。
    努力的定眼一看,一双犹如死神般的瞳眸,幽然无神,如同雪一样没有光彩。心中不禁一颤,何时自己竟变成了这样?她掩饰着内心的痛苦,几日几夜!那被定格住的画面,还在她眼前挥之不去……
   她怅然无语,侧身默默地凝望着窗外不断飘落的落叶…… 
   唉……已尽深秋了……
   枯黄的落叶,像是一群星星逃离了虚幻的天庭,回归于沉实的大地,更像是美好而柔弱的命运,因抗不住风雨的侵袭而失坠于无声无息。
   晴儿心头一窒,自己不就是那其中的一片落叶?!毫无抵抗地任凭它风吹雨打消逝而去?!
   不,不……自哀自怨绝对不是她的性格!
   晴儿凝注着镜中映射出的自己,心中一阵酸楚涌上,黯然地合上眼,自己长得很美,但是自己并不是弱者,就是以后不论还会有多少苦,她告诉自己都要忍。因为,有文君在,宁静、幸福就还在等着她!

    文君心头涌上一阵莫名的寂寥。
    他缓慢地睁开眼睛,眼里的影象模糊一片,须臾,瞳孔焦距逐渐凝聚,潜蕴着深深的暗沉,她刚刚离开了,每次离开时她那纤细髦翘的睫毛都会微弱地掀动两下,而自己的一身,甚至头发上似乎也会残留着她的香味。
    而每次换药或者他们单独相处时,他的眼睛都会不经意地,对上了那双像琉璃一样清凉剔透的深郁眼眸,那眸里不单单只有自己的映像,更多的是无怨无悔的爱意。
    每次想起晴儿无辜的眼神,文君心头都会一震,有如水里投下的一颗小石子,惊起了片刻涟漪。可是一想起宁儿迷离的眼眸,我见犹怜的神情,还有离别时微启的朱唇,他那棱角分明的眉目间又会缠上几许愁伤。  
    文君叹惜一声,心中陡然涌上一阵莫名的寂寥。从怀里掏出那用丝绢包着而不曾离开过自己片刻的半瓣桐子,张开紧闭的双瞳,视线再也无法从桐子身上移开,时间仿佛停止在了这一刻……  

   转眼就到了洪武三年(1370年)正月。期间,李文忠和文君的同学等一干同僚也来探望过文君几次,李文忠还开玩笑的说先生早一些痊愈就带晴儿走吧。而明军在这几个月的休整后,也已经是兵强马壮。
    文君在晴儿的悉心照顾下,文君的伤也完全痊愈了,只是后背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刀疤。
    在将军府过完年,正月初三日,文君归队。晴儿在右玉的百般不舍中,加入了李文忠的医疗卫队。
    正月初六日,右玉摆下酒宴为李文忠和文君晴儿等践行。在依依不舍中,李文忠率领部队离开了大同城,随征虏大将军徐达远征漠北。右玉一直送晴儿到了城外,直到看不清他们的身影才一步三回头的回到城内。
   明军一路北上,攻克兴和,兵至察罕脑儿,五月,攻克应昌(今内蒙自治区克什克腾区),生擒元帝之子买的-(里)-八剌。俘获元顺帝孙及后妃公主,缴获宋,元、玉玺、金宝、珊、锁圭等。李文忠则升大都督府左都督,封曹国公,同知军国事。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