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小说】落桐倚桃花(九)  

2010-12-22 13:30:5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重逢
 
    建阳。初春。这里阵阵清香缭绕,小桥流水,鸟语清脆,一片绿茵,紫戏缤嫣,仿佛人间仙境
    个小居映入眼帘,春水幽艳,片山桃林,桃花如火,天地尽染。绝美的景致却触动不了宁儿冰冷的心
    宁儿走出房间,迈出门槛之际,一阵微风好似带著澹澹的哀愁幽幽袭来,乌丝随之飘舞,散乱的黏贴在脸颊上,挡住她的视线,不愿让她离开。
    她顿住半秒,轻轻拨开掩着眼睑的那缕发丝,神情决然的踏出一步,跨出了房门。
    移转眸光,扫视着梳妆台上的东西,欲找把木梳来打理凌乱的头发——女人第一在乎的总是自己的仪容。可当眸光扫过梳妆台上的丝绢时,她蓦然一僵。
    宁儿惊得立即定住脚步,没有说话,只是沉静地凝望着丝绢许久,眼眸里嵌着深深的痛苦。她嘴角勾起一弧,带一丝凉而痛楚的笑,此刻她胆怯的眼神,颤抖的身躯,说明丝绢里的一瓣桐子又一次重重刺疼了他的心……
    宁儿悒郁地闭上眼睛,双眼弥漫上几许朦胧……
    叔叔回来了!
    她用双臂抓住肩头,圈住怯懦的自己,无力的靠着墙慢慢滑落下去。
    等待把她折磨得心力交瘁,在苦苦的忍耐中、焦灼的期待中,无尽的春色中,任寂寞的风将自己吞噬……
  如果人生的味道是由酸、甜、苦、辣四味构成,那为何她尝不出甜的滋味?


    “叔叔……”宁儿惊惶地冲出厢房,疾呼。
    “
宁儿,你还好吧?”叔叔执起斟好茶的杯子,浅啜一口,专注地望着她。
    “叔叔回来也不告诉宁儿?”宁儿小声抱怨道。
    “呵呵,等急了吧?我知道你看到文君给的丝绢一定会来问我的。”叔叔有些无奈地按按太阳穴。
    宁儿眼睛滴溜溜一转,嘴角翘起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叔叔……他究竟怎样?”
    ……书院、战争、生命、归来……晴儿、然儿、右玉、李文忠……叔叔把文君的境况重复了一遍。
    宁儿安静的听着,不吭声,低眉敛眸,叫人认不清眸中掩藏着的情绪。
    宁儿为自己擦拭掉泪水,痴痴望着窗外,“叔叔,我……我是不是很傻啊?”
  她垂下了头,无声的落泪。叔叔看着宁儿如花似玉的容颜如今被折腾成这副模样,宁儿她不是傻,是痴!情到深处人自痴!奈何老天太残忍,太残忍……
    宁儿自腰间摸出那个装着半瓣桐子的深蓝色荷包,手中的荷包越握越紧,脸上显出浓浓的悲伤。她缓缓合上眼眸,空气中充斥着一种让人心痛的沉默。
    她蓦然睁开眼,慢慢地站起身,向着远方望去,那是武夷山的方向。晨曦的余辉洒在脸颊,苍白的小脸像是蒙上了一层面纱,任谁也看不出她的心绪和神情。
    一瞬间,宁儿似乎变得相当疲倦,眼神依然迷茫地望着远方,唇角微微一扬,笑了,淡淡的,温柔的笑了。
    文君,我一直在等你,你很快就会来找我的……

    才子佳人,英雄美人;多情空余恨,无情万般不能;忘却了今生,容颜记到来生;老天太残忍,相见时难别亦难;纵身滚滚红尘抛缘分,红尘有多深;今生情亦难,怎言爱……宁有惆怅没有恨……宁有惆怅没有恨!

    宁儿一个人坐在院子的秋千上来回的摇晃,双手抚摸着秋千两侧的藤蔓,眼中漾着浓浓的忧伤,金黄的阳光穿过树缝,一闪一闪的,轻轻飘落的雾珠沾在她美丽柔软的长发上,久久不肯离去。曾经的甜蜜成为痛苦的煎熬,她在等待,等待那个在身后推着自己的人……  
   又过去几天了,在一次次的无望中,她还是一样傻傻的在这儿等着,她不敢离开院子,不敢离开小居,甚至不敢离开自己的房间。她怕,怕他一回来会找不到她,怕她会与他失之交臂,所以傻傻的,听不进叔叔的劝说,不管不顾的呆在这儿,没有跨出过小居半步。
  有人说过寂寞的等待可以杀人,现在宁儿已深陷,深深体会到其中的彷徨和无助。一点一点,一寸一寸将她的傲气消磨殆尽,变得胆怯和孱弱。可是,她无怨无悔!她只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懂得珍惜,失去后才知道后悔!他爱她时她毅然的离开他,当自己消失不见他时,却偏偏想着他,为何相爱不能相守,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吗?
 
  文君打理好书院的一切后,向朱桐告假两天,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建阳。
    也许是望眼欲穿的缘故,可以看出文君的心情极好。文君一张线条冷峻的脸庞(战争的历练)出现了少有的柔和表情,少了冷酷与严峻,多了几分的柔情与宠眷,让本来就极具男人魅力的他更具了几分吸引力。
    “宁儿……”文君表情温和,在院子里站定,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宁儿眸底闪过一丝惊慌,随即又清澈无波,轻巧的将憔悴的脸别向一边,轻颤道:“文君……”
    “你还好吧?这些日子你是怎么过的?你知道我有多想你?”文君向前一步,紧紧的抱着宁儿。
    宁儿浑身不住的颤抖,拼命压抑着快要失控的情绪,心中不断地吸气,呼气,吸气,呼气,重复数次,才抬眼迎向那近在寸息间的柔情眸瞳,“好。”
    文君松开紧抱着宁儿的双手,一双好看的眸子仍紧紧地锁住那张楚楚动人的脸孔不放,宁儿浓密的眼睫此刻低掩着,唇瓣微微颤动,恍若在微风中轻颤的花朵。
    他侧转头望着她,“宁儿,到屋子里坐吧,外面风大,如果受凉就不好,别让我再担心了好吗?”
    “嗯。”宁儿小鸟依人,仿佛所有的委屈在片刻之间烟消云散。
    文君俯身轻吻,“宁儿,我们去向叔叔告别一起回书院吧。”
    “好。”宁儿漫漫一应,美眸一阵流转,眸光凝定远方连绵起伏的朦胧山峰。那神情如此遥远,仿佛她的心已在瞬间飞离,到达武夷山那魂牵梦萦的彼方。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