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尘封的哀伤

尘封几许,哀伤几何?

 
 
 

日志

 
 

【小说】落桐倚桃花(八)  

2010-12-18 23:39:3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相

    话说明军一路北上,攻克兴和,兵至察罕脑儿,五月,攻克应昌(今内蒙自治区克什克腾区),生擒元帝之子买的-(里)-八剌。俘获元顺帝孙及后妃公主,缴获宋,元、玉玺、金宝、珊、锁圭等。
    就在明军攻克应昌城时,应昌城很多王公大臣都一路北逃,城中只留下许多土生土长的百姓和战争中流离失所的孤儿,李文忠一方面安排文君安抚城中百姓,一方面给自己军队给予军需和救治伤病人员。
    由于这场战争中非常多流离失所的孤儿,文君在安抚城中百姓时,尽量让有能力的百姓抱养这些孤儿,但由于孤儿实在太多,文君也带回来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并让晴儿照看。
    这小男孩3岁,聪明伶俐,很是讨人喜欢,文君和晴儿给这小孩取名“然儿”。在军队修养的这段时间里,然儿经常抱着文君的大腿撒娇的叫爹爹,依偎在晴儿的怀里叫娘,甚是惹人疼爱。
    文君和晴儿就这样相处着……
    只是,相处的这些日子,文君一直在逃避着。但是又无可奈何,毕竟他欠着晴儿一条命。无论是从前,还是以后,他都不敢这样义无返顾无怨无悔的去爱晴儿了,毕竟他对宁儿有了承诺,因为许下的诺言就是欠下的债,文君已被这情债伤得伤痕累累……
  晴儿也经常自言自语:我是不是很傻?我是否在等着一个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梦?
    光阴似剑,岁月如梭,时间如白马过隙般转瞬即逝……

  三年后——
    洪武五年(1372年)正月明太祖朱元璋下令第二次北征沙漠之战,分三路北征,李文忠掌东路军,文君又要踏上北征沙漠的征途了。
    由于然儿在身边,晴儿就带着然儿留在了应昌城。
    看着文君迈着沉重的步伐,渐渐远去的背影,晴儿抬头望了天空一眼,心里翻腾起一股莫名的感受,爱的深,伤的深,痛的就深,教人无可奈何,更教人生死相许。
    李文忠正月十六日从应昌城出发,率师追至称海(今蒙古哈腊乌斯湖南,哈腊湖西)。六月二十九日,李文忠将辎重留在后方,亲自率领大军轻装追击元军,在口温(今内蒙古查干诺尔南)与元将蛮子哈刺章交锋,激战数日,居然打垮了元军,歼敌上万人,但明军死伤也不少,而随文君而去的30位同学也在这场战役中英勇殉国了。不久之后,李文中发现粮草不够了,就此班师而还。
    30位同学就这样牺牲了,文君和他们就这样带着希望而来,又携着失望而归,重重的失落令他不仅失去了平日那抹充满自信如朝阳般的神采,眼眸更是日益黯沉,慑人。   
    李文忠班师回朝后,文君辞去军中职务,告别李文忠与一干同僚,风尘仆仆的回到了应昌城
 
    文君出征了。他们暂时的“”,子夜和黎明来来去去,晴儿就这样过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她吃不下,也不想动,甚至睡不好,空寂透心,她只有等待!
    当晴儿想到文君的时候,心中苦涩难忍,心就开始疼痛,疼得抽搐。所有过去和现在的一切景象,清清楚楚出现在心灵上,滴滴清泪顺颊而下,无声地浸润入枕,缓缓洇开,洇出往事一幕幕,一切并不如烟,就在昨日。
    “娘,我肚子饿了。”略带沙哑的童音骤然响起。
    晴儿微微一楞,瞬间扯开一抹轻轻淡淡的微笑,“然儿乖,娘这里有好吃的。”
    “爹爹什么时候回来?我想爹爹了。”然儿撒着娇。
    一瞬间,晴儿仿佛找到了等待的意义,失焦的双眸开始凝聚光芒,“你爹爹就快回来了。”

    应昌城。晴儿连她自己也记不清究竟过了多久,她只是隐隐觉得文君快回来了。
    文君终于回来了。他黝黑清瘦的脸上布满了红晕,表情还是那样地腼腆,像一个羞涩的大孩子。
    晴儿凝立门外,平静的眸底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惊喜,深锁的眉心与纠结难解的浓眉顿开,弯如柳叶的细眉下一双宛如水波的大眼睛,眼眶内仿佛随时会有泪流出。
    终于,晴儿再也无法忍耐了,她的双手紧紧捂住精致的脸颊,闭上双眼,身子蜷缩成一团,后背倚着墙面,紧咬的牙关里流泻出凄楚的恸哭,好似多日来皆未曾纾解过一分
    看着晴儿樱桃小嘴没有太多的血色,皮肤白得好象梨花一样,整个一副娇艳病态的凄美
   文君的心里多出了一份空虚,沉默半晌,语气变得动荡起来,看着她的眼睛射出一丝犀利的光,“晴儿,让我先回去对宁儿说明白,我想她会理解的,我们以后都不会再离开!” 
    “嗯,”晴儿轻轻的蠕动唇角,垂下眼帘。
    “晴儿,那我就先回武夷山了,我们再顺道去一趟大同吧。”

  大同城。右玉看到文君携着晴儿平安归来,很是欣慰,他对然儿也是百般疼爱。
    文君在大同待了几天,依依不舍的告别右玉、晴儿、然儿。
    “一路小心,我会带然儿尽快去武夷山找你的。”晴儿摇着螓首,神情痛苦,嗓音转为沉痛的低泣。痛苦沙哑的语调,显示出她内心正承受极度的煎熬。
    过了好半晌,文君笑容中混杂着一抹说不出的痛楚,缓缓地说道:“好,你们保重。”
    晴儿深深凝望着文君,充塞着痛楚的眼眸渗入丝丝涓涓的柔情蜜意,“不管怎样,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打动,我……我过些日子就回武夷山。”  

    文君忧伤地讲述着他六年征战的经过,却兀自沉浸在失去战友一种怀旧的气氛里。
    “文君,是宁儿错怪你了,她现在在建阳。”叔叔听着文君九死一生的经历,终于说出了宁儿的下落,但是独独掩瞒了宁儿怀孕一事。
    “宁儿还好吧?”文君喜极而泣。
    叔叔无奈的摇了摇头,“宁儿很想念你,这就是我来书院的目的。”
    文君迫不及待的,“叔叔,我明天和你回建阳接宁儿。”
    “过几天吧,你和晴儿的事我会和宁儿解释的,相信宁儿是个通情达理的姑娘。”
    “好,谢谢叔叔,有劳了。”文君容颜一展,笑逐颜开。
    “那我明天就回建阳了,宁儿还等着我的消息呢。”叔叔重重的舒了一口气。
    “嗯,我把书院的事情安排一下,过几天就去接宁儿。”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